长春最早的照相馆东风照相馆:流年碎影堪回味

便民 > 资讯 > 长春休闲生活 > 东亚经贸新闻 2014-07-29 12:35
0

[导读]有些记忆不可复制,有些故事永远保存。在大马路和西三马路交会处的西北角,曾有一个年代颇久的照相馆——东风照相馆。

陈学魁收藏的东风照相馆老照片 陈学魁收藏的东风照相馆老照片

在长春大多数家庭里,都可以找到一张下面印有“东风照相馆”的老照片,那个如今只存在于记忆的地方,曾将无数人的记忆压缩成片,化作永恒

东风照相馆:流年碎影堪回味  

■张莉莉/撰文

有些记忆不可复制,有些故事永远保存。在大马路和西三马路交会处的西北角,曾有一个年代颇久的照相馆——东风照相馆。照相馆的橱窗里总是摆放着很多照片,相片中的人或微笑、或拘谨、或正襟危坐、或懵懵懂懂。过往的孩子走过,多少次好奇地贴在橱窗上,鼻尖和手掌不经意地碰触,留下浅浅的印子。很多年过去,橱窗里的人渐渐变老,橱窗外的孩子渐渐长大,东风照相馆为来去的人们留下一张张开始泛黄的照片,在许多年后被翻阅时,总能让人们联想到记忆深处的照相馆,还有生命中已远去的某年某月某一天……

1934年它叫公茂照相馆

据说世界上第一张照片的模特是丹保瓦兹主教,他在涂抹着某种沥青的玻璃板上留下了自己的影像,那是1822年的事儿,距今快200年了。从那之后,照相开始渐渐风行全世界。

长春出现照相馆是在1911年左右,不知道那时的照相馆是什么模样,想来一定是让人好奇之极的,人的样子可以出现在木雕、石刻、纸张上,却唯有照片上的是那么清晰那么真实。渐渐地,人们开始接受这个新鲜事物,并将其看做是一种奢侈品。长春市委员会参政议政专委会主任陈学魁,回忆起过去的照相技术仍是饶有趣味:大大的木头外壳照相机,外罩厚厚的黑布,师傅一会儿钻进大布内不知鼓捣着什么,一会儿又钻出来。照相的人在镜头前排排坐,眼中的好奇不得不被生生压住,换做一副正襟危坐的表情盯着前方……

上个世纪30年代时,整个长春只有四五家照相馆,基本上都集中在大马路的西侧,这与大马路曾一时沟通南北繁华有关。仅有的几家照相馆中就包括公茂照相馆,也就是后来的东风照相馆,开设时间是1934年。

陈学魁老师在《新京工商名录》中找到了关于公茂照相馆的少许文字,上面记载公茂照相馆是私人产业,店主叫刘仁增。当时整个店面的营业面积仅为100多平方米。至于刘仁增来自何处,为什么为照相馆起名叫“公茂”,当时店内业务又如何?这些问题则无信息显示。想来能在那个年代开照相馆的人,必是有一定眼界的,为他人留下美好时光,也总是一件浪漫的事儿。这个当年刘家赖以谋生的照相馆,后来一存续就是70多年,并成为了日后长春市规模最大的照相馆。

1958年合并为东风照相馆

大多数长春人对这家照相馆的记忆是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的,1954年时它叫“长春市第一照像(相)合作社”。陈学魁老师手中有一张非常珍贵的老照片,拍摄于1957年。黑白相片中最显眼的,就是高高的门脸上“照相合作社”几个大字。上头的匾额上刻有“现代化摄影”、“照相材料门市部”的字样,兼有几个繁体字。木头门的玻璃上似乎贴了一张纸,不知道上面写的什么,几个行人穿着厚重的冬装,戴着耷耳的帽子,走在堆着积雪的路上。

整个画面透着旧日的模样。陈学魁抚摸着这张自己用450张旧照换来的老照片说,没什么比照片更有说服力的了。在那个物资娱乐匮乏的年代,对于平常老百姓而言,能照一张照片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儿。若不是工作需要,平时是难得去趟照相馆的。合作社匾额上“现代化”三个字也并非浪得虚名,在那时里面就有专门的修版师傅,连你脸上小小的痦子都可以修掉。在正式出片前,还会给你试看一张片,不满意还可以再修,直到满意为止。

在这张旧相片一侧的画面中,露出一块黑色的牌匾,那是西风照像(相)馆的。西风照像(相)馆在当年也是名噪一时,照片上的两个照相馆当时还没有合体,照相的第二年也就是1958年,长春市第一照像(相)合作社与西风照像(相)馆合并。因为毛泽东的一句论断“东风压倒西风”,两者合并后为长春市国营东风照像(相)馆。东风照相馆的名字一直存续到本世纪,并成为许多老长春人温暖的回忆。

陈学魁老师比划说,当年长春第一照像(相)合作社在大马路上,西风照像(相)馆在西三马路上,两者合并后房间打通,大门就在大马路和西三马路交会处方向。后来,挨着大马路的这侧店面专照成人相片,而西三马路那边专照儿童相片。临街的店面也装了玻璃,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照片。合并后的东风照相馆面积为400多平方米,员工110多人,成为长春市规模最大的照相馆。

鼎盛时营业面积达1800平米

这后来,东风照相馆一度进入了鼎盛时期,从平房改为楼房,“1976年,照相馆在原址上都往两边延了一点,翻新成为总面积为1800多平方米的4层照相馆,有200多个员工。一楼是照相和交款处,二楼给孩子照相,三楼四楼是修版、办公室、仓库等。”陈学魁老师说,当照相馆还是一二层小楼时,室内空间比较拥挤,付款的、等着取相的、看片子的都排着长队。在他的印象中,照相馆里有一个小屋子,类似于现在的化妆室,里面有水盆、木梳,“还有没有镜片的眼镜,呵呵,戴眼镜的同志照相时可以换上这个,省得反光。”

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东风照相馆有了为照片上色的业务。陈学魁说,很多老长春人对这个不陌生,“无论哪个年代,人们对美的追求都是一样的,黑白照片年代也一样。照相馆通过为照片上色,让相片看起来更鲜活更美观。”

东风照相馆是许多老长春人共同记忆的一部分,60岁的市民王志英说,孩子的百天照就是在东风照相馆拍的。他家住在现在的长春理工大学附近,1982年时去大马路上的东风照相馆要转车,“从家到大马路这之间没有其它照相馆,为了给孩子拍百天照,我特意和单位请了假,你说当年照个像多不容易。”尽管需要等一周才能拿到照片,但让他欣慰的是,孩子的百天照拍得非常好,“当时孩子太小了坐都坐不住,爱人在后面蹲着用手扶着孩子,师傅在前面拿着小玩具逗,孩子一笑马上就被照下来了,照片的效果非常好。”那年王志英的工资是39块钱左右,孩子百天照是2寸的,他记得好像是花了7毛6分钱。后来,孩子上初中的照片、全家福等都是在东风照相馆照的。

陈学魁老师也说,当年长春能给孩子照相的地方非常少,东风照相馆照儿童相片称得上是一绝。“差不多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小孩都在那儿照相,照相馆里还给孩子准备了小木马、小木车、小滑梯。照相的师傅也特别会逗孩子,总是能把孩子最天真的一面展现出来。”

1986年引进全套彩色扩印设备

据陈学魁老师介绍,上世纪80年代以后,因为照相的人多了起来,东风照相馆内还卖相机、胶卷、放大器等照相设备。照相馆还充实了一部分技术骨干,后来具有三级以上的技术工人占到了职工总数的一半。1986年4月,东风照相馆从日本引进全套彩色扩印设备,增强了市场竞争力。照相馆设有照相、外照、彩色扩印、照相器材4个经营部。

“我家一直住在大马路附近,小时候总打东风照相馆那儿经过。那时总趴在窗户外面看,看里面小孩身旁的玩具,看哪个人长得漂亮,谁的衣服好看。”市民孙连枝说,有一阵子还能从橱窗里看到劳模的照片,都是胸前戴着大红花,有的人上身还戴着奖章,大人们都很羡慕。后来,照片里的摆设还多了电话、日历等那时还很新鲜的东西,相片里人们的衣服也从单一的颜色变为多彩,从布料转为的确良,从裤装转到了美丽的花裙子。再后来集体照片多了起来,结婚照片多了,广告片子也多了……如果东风照相馆能一直这样,那么它还会承接很多人的记忆。可惜,2000年以后,照相馆越来越多,数码器材不再新鲜,专业的婚纱影楼也是见怪不怪,东风照相馆的经营受到了全面冲击。据说,东风照相馆也曾进行改制,但过程并不顺利,之后不可避免地成为人们记忆的一部分。

2011年原址附近盖起高楼

经历了停业、拆迁等一系列的变化,2011年11月,东风照相馆的所在地:大马路和西三马路的交会处西北角周围已是一片工地,崭新的建筑拔地而起。关于东风照相馆的美好记忆,至此仅存在于一张张照片中。而那些曾挂在墙壁上、被压在写字桌玻璃下的照片也不知何时被悄悄取了出来,再翻阅时时光已磨去了旧日模样。然而,每每和家人围坐在一起,看儿时的百日照、父母的结婚照、全家福,所有被照片勾起的回忆必定是温暖的。

在这个城市里,有很多人,他们可能一生都未蒙面,各自行走在自己的人生轨迹上,但他们都曾去过一个叫东风照相馆的地方,在那里穿着类似的衣服,摆着同样的姿势,抱着同样的玩具,坐在同样的小木马上,露出一样的微笑。想起李健的那首《八月照相馆》:风,吹过照相馆的橱窗,窗外溜走的时光。当我路过这个地方,仿佛就像回到昨天一样……

【特别感谢民进长春市委员会参政议政专委会主任陈学魁对东风照相馆过往的讲述】

[责任编辑:思源]

吉和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吉和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吉和网,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发表,已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吉和网"
  •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与吉和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解决。联系方式: 365jilin@365jilin.com

论坛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