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南广场曾是伪满时期金融中心 朝鲜银行新京支店

便民 > 资讯 > 长春休闲生活 > 东亚经贸新闻 2014-07-29 15:23
0

[导读]在伪满前后,长春南广场一经建成即确定了其金融中心的地位,当时大大小小的银行、钱庄、典当铺遍布其周围,这其中就有朝鲜银行“新京”支店,现在原址的建筑是中国工商银行长春市南广场支行。

朝鲜银行“新京”支店 中国钱币学会会员、吉林省钱币学会理事赵洪供图 朝鲜银行“新京”支店 中国钱币学会会员、吉林省钱币学会理事赵洪供图

伪满时期的南广场一度是金融中心,银行钱庄遍布,这里有一座曾多次登上明信片的红白相间的小楼,是日本帝国主义对东北侵略的重要经济工具

朝鲜银行“新京”支店的“钱世金生”

■张莉莉/撰文

冬日的南广场稍显陈旧,周围的建筑并不特别高大密集,在长春的几处广场中,这里最是普通不过,行人一走一过,没人仔细打量它。倒是广场周围卖地瓜、卖水果的流动摊点颇为活络,殷勤地和路人搭话。炉具上烤熟的地瓜露出金黄的瓤儿,冒着丝丝香甜的热气,恍惚间让人忆起这里曾经的繁华。

其实,在伪满前后,南广场一经建成即确定了其金融中心的地位,当时大大小小的银行、钱庄、典当铺遍布其周围,这其中就有朝鲜银行“新京”支店,现在原址的建筑是中国工商银行长春市南广场支行。朝鲜银行“新京”支店曾是伪满明信片中红白搭色的经典小楼,作为日本帝国主义对东北侵略的经济工具,它如黄粱一梦般给后人留下了狼狈的身影!

以“办事处”形式进入长春

朝鲜银行“新京”支店与满铁长春附属地的历史息息相关。满铁长春附属地是日俄战争的产物,位置在今天北到铁北二路,南到胜利公园、上海路,东到东广场、亚泰大街,西至辽宁路的大约6.8平方公里的地域面积。

中国钱币学会会员、吉林省钱币学会理事赵洪老师在《对长春满铁附属地南广场附近几处重要金融建筑的考证》一文中指出:1908年,日本为了扩大满铁长春附属地,开始着手规划以长春火车站为基点,向南延伸三条街道。同时,在火车站与东斜街桥之间建一处广场名为东广场,广场向外辐射8条路口。取东广场之名,是源于和设于火车站北广场(现在的站前广场)、西斜街上的西广场(现西广场)、长春大街南端今胜利公园正门前的南广场相对应。并以长春大街为界,以西为满铁住宅生活区为主。以东则为商业和金融中心。后南广场取消,将原东广场更名为南广场,该名一直延续至今。当年的南广场可不若今日这般孤寂,它建成后立刻成为了附属地的核心地区。

围绕着南广场,日本人开辟商埠,建筑银行、住宅、学校、邮局等基本城市设施,“可以说,南广场从一建成,即确立了其金融中心的地位,当时大大小小的银行、钱庄、典当行等几十家遍布其周边,当时控制附属地经济命脉的两大银行而且为发钞行均在此落户。”赵洪老师说,这其中就包括朝鲜银行“新京”支店。

朝鲜银行的名字总让人误解,但这是一家实实在在的日本银行。“朝鲜银行的前身是日本东京第一银行,又称韩国银行。1909年改为朝鲜银行,总行设在朝鲜汉城(今首尔)。”据赵洪老师介绍,日俄战争之后,随着安奉铁路(丹东-沈阳)通车,朝鲜银行随着日本金融资本进入长春,于1913年在长春“满铁附属地”内的祝町(今珠江路)三丁目十二番地(12号)设立了出张所(办事处)。那时,朝鲜银行已在上海、大连、沈阳等多地开设了分行。据悉,出张所(办事处)当时还是平房。

银行办公楼多次登上明信片

时间到了1919年,日本人耗资25万日元在此修建了二层办公楼,次年竣工,建筑面积1386m2(420坪),采用的是“辰野式”建筑风格。赵洪老师介绍,这种建筑风格当时在日本国内十分流行,“所谓‘辰野式’是日本建筑界的泰斗、建筑家辰野金吾以‘自由古典’建筑样式为基础设计成的建筑形式,其显著特征是在红砖的墙壁上纵横配置白色的花岗岩,尤其是水平的白色条带更具特色。”长春的这所建筑,是继1912年建成的日本领事馆后(吉林省政协办公楼已拆除),又一座“辰野式”风格的建筑力作。

不过,这座建筑并不是辰野金吾设计的,而是他的得意门生中村与资平。中村与资平是日本明治至昭和期间非常活跃的建筑家。朝鲜银行在长春南广场这处建筑的设计,在外表上,中村与资平沿袭了老师辰野金吾的风格,以红色为主调,配白色花岗岩条纹,整个建筑显得清新艳丽,配以长形玻璃,使得建筑棱角分明。竣工后这座建筑在1921年时,升为朝鲜银行长春支店,支店长为金井良源。在赵洪老师提供的一张旧照片中可以看到,朝鲜银行长春支店建筑的最上端,还有朝鲜银行行徽,通过放大图片可以看到,那是一朵五瓣的樱花。图片中这座建筑十分高大,可实际建筑只有两层。赵洪老师说,这是因为建筑内部十分高大,一层为营业大厅,厅高七八米,面积大约是五六百平;二楼是办公区,也有四五米之高。

现在看来,中村与资平的设计非常巧妙,他在设计建筑时充分考虑到了长春冬季寒冷、日照时间短的特点,在银行大厅设计了四面大窗,让日光可以穿透大厅。考虑到夏天太阳西照大厅过热的情况,又将大厅西侧3.5米高的拱形窗安置了多彩玻璃,既挡住了一部分阳光,又显得十分端庄典雅。这样,银行一楼营业厅白日全天都有阳光,而且通风良好。赵洪老师说,不光是采光方面比较优异,银行营业厅在其它方面建筑得也比较精致。营业室柜台为古希腊风格大理石雕刻而制。营业大厅的墙裙采用的是进口天然大理石铺设。为了方便顾客办理业务,营业室外的顾客休息区还设有电话间、整理间等。他找到的银行旧照片中,有一张拍摄的是大厅内的钟表,圆状黑边外框,符合银行庄重的定义。大厅入口处的壁灯是多边长条状,边框为黄色,不知是染色的木头还是铜器,上下都装饰着樱花形状的行徽。二楼的办公区一律采用红松地板,卫生间内铺设的都是马赛克。

赵洪老师说,这座办公楼是当时长春市内比较典型的建筑之一,因为外形明亮设计巧妙,其照片被当时的多种杂志和明信片采用。1987年在原有二层的基础上,按原样又加接一层。2000年8月该建筑拆除,在拆除之前,地板、马赛克卫生间等还有所保留。

银行招待所是高档次的会所

“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占领东北三省成立了伪满洲国,将长春设为‘首都’,名为‘新京’。朝鲜银行长春支店也随之更名为朝鲜银行‘新京’支店。”赵洪老师也考证了朝鲜银行“新京”支店的主要经营业务:办理票据贴现和汇兑;对日本人及银行发放贷款,担保贷款;吸收存款;贵重物品及有价证券代保管;金银买卖和发行朝鲜银行券(金票)在东北地区流通。

说到朝鲜银行“新京”支店,就不得不提到它的银行招待所:中央公馆。中央公馆建在银行的西侧,于上世纪80年代初被拆除,现在原址处成了一片居民楼。当年,这座公馆可是附属地内除了大和旅馆外档次较高的会所,当时控制长春经济命脉以至后来影响整个东北金融的重要决策均出于此。

赵洪老师考证,“九一八”事变后,1932年5月11日伪满洲中央银行筹建委员协议会及6月14日创立大会均在此召开,并在此完成伪满洲中央银行筹建后移交和首脑的任命,伪满洲中央银行成立之前许多重大政策也均出于此。

关东军防疫警备队本部设在银行

《对长春满铁附属地南广场附近几处重要金融建筑的考证》一文中记述:1936年12月,当时的政府公布了将原“朝鲜银行”、“正隆银行”、“满洲银行”、“满洲商业银行”、“辽东银行”及其所属分支行,全部合并,成立伪满洲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其股份伪满政府和朝鲜银行各占一半。伪满洲兴业银行虽然名义上是股份制,但本身不能独立行事,完全听命于伪满洲国政府经济部。朝鲜银行“新京”支店成为伪满洲兴业银行“新京”南广场支行,作为伪满洲兴业银行主要的营业机构之一,其继承了原朝鲜银行“新京”支店的全部资产,负责人为日本人黑田贞七。赵洪老师对伪满洲兴业银行也有过详细考证,他指出:于1937年1月1日正式开业的伪满洲兴业银行,是日本帝国主义对东北进行经济侵略的得力工具。而作为其营业机构之一的伪满洲兴业银行“新京”南广场支行,其侵略掠夺色彩不可回避。

在赵洪老师考证期间,一位朋友还向其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说关东军防疫警备队本部曾设在该楼,并提供了当时的照片。”赵洪老师说,通过照片印证了这件事存在的真实性。1940年,农安发生鼠疫,2000多人发病,为了防止疫区扩大,关东军和伪满政府成立了防卫委员会,同时在伪新京设立关东军防疫警备队 。伪满洲兴业银行“新京”南广场支行就在伪新京火车站附近。“为了加强这一特殊地区的防疫工作,将本部就设在办公楼内。”赵洪老师介绍。

几经变迁金钱故事已成往事

赵洪老师罗列了这所建筑后来的命运:1945年日本投降后,伪满洲兴业银行“新京”南广场支行被中国银行长春支行接收,并于1946年秋将中国银行长春支行从西三道街迁至原伪兴业银行处。1947年4月14日,长春支行降格为办事处,由沈阳分行管辖。解放战争期间,东北解放区成立了东北银行。1948年10月19日,长春解放后,东北银行长春设立分行。11月东北银行长春分行正式开业,同时将中国银行长春办事处接收,改为东北银行长春第一支行,也是当时东北银行长春分行唯一的一个分支机构……1984年4月,中国工商银行在北京成立。9月5日,中国工商银行长春市分行成立,这里成为中国工商银行长春市分行南广场办事处。1998年1月,又更名为中国工商银行长春市南广场支行。原址处,过往的金钱故事烟消云散,新的春天在这里扎根。

[责任编辑:思源]

吉和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吉和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吉和网,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发表,已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吉和网"
  •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与吉和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解决。联系方式: 365jilin@365jilin.com

论坛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