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多年前的老长春新京赛马场:人声已去马蹄远

便民 > 资讯 > 长春休闲生活 > 东亚经贸新闻 2014-08-12 15:40
0

[导读]70多年前的老长春,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都曾对赛马有过狂热的追逐,无数人怀揣着一夜暴富的梦想,把身家、希望寄托在一场又一场的赛事上。新京赛马场:人声已去马蹄远。

赛马场看台的老照片(1942年) 房友良供图   

赛马场看台的老照片(1942年) 房友良供图

当年的赛马票 赵洪供图 

当年的赛马票 赵洪供图

■张莉莉/撰文

幼时听过的故事里,田忌赛马是颇为难忘的一个,简单的划分归类,便轻松赢了千金。如今2000多年过去了,智慧铸就的经典仍未褪色。70多年前的老长春,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也曾对赛马有过狂热的追逐,不知有多少人曾怀揣着一夜暴富的梦想,把身家、希望寄托在一场又一场的赛事上。而承载了喧嚣、梦想的伪满洲国新京赛马场,曾一度淹没在历史的草丛中不见踪影,若不是一次意外的发现,关于那段往事的叙述也许还要等上一段时间。

赛马吸引社会各阶层

长春历史保护专业委员会委员房友良在2008年时,曾无意中在一个日本网站看到一张照片,上传者说,照片的拍摄地是伪满时期新京赛马场的遗址。“地点在西安广场普阳街的西侧,春草街106号。伪满时期,普阳街被称为赛马街。”房友良老师说,之后他特意去了那里,并发现了部分赛马场遗址。

通过查找资料,房友良了解到,新京赛马场建于1938年,占地面积不详,“在赛马场的西北角有一个看台,长约100米,高8米左右,45度坡角,能容纳千余人。想来有比赛时,看台周围、赛道两旁也会站很多人。”新京赛马场的看台是两层结构,上面有钢支架的遮雨棚,遮雨棚覆盖了整个看台。看台的座椅是木制的,建筑细部贴有酱色的瓷砖,“我去时还能看到少数残留的瓷砖。”

中国钱币学会会员、吉林省钱币学会理事赵洪老师搜集了不少新京赛马场的照片、赛马票、赛马摇彩票等,对新京赛马场研究颇深,“其实,早在伪满洲国建立之前,就有人以民间俱乐部的形式在哈尔滨、鞍山、抚顺等城市经营赛马。”赵洪老师说,伪满洲国建立不久,制定和颁布了《赛马法》以及该法实行规则(但对马票的发售数量,奖金发放等均不设限制),将赛马经营权收归国有,同时开始实行国营赛马。此后,各地陆续开设国立赛马场,新京赛马场就是其中一处。

当时,各地赛马场举行赛马的时间为每年春、秋两季,每季赛马两次,每次为时两周,其间每天赛12场。由于赛马是在各地的赛马场循环比赛,因此预定的日子不准拖延变更,若是赶上了雨天便停赛,概不顺延。“当时新京赛马场一有赛马的消息,海报就会张贴在街头。大型海报不仅会提前预告每节(年度)赛马的具体季节、月份,连具体日期和开赛时间也都会通告得很清楚。”赵洪老师说,和现在打广告相似,主办方还会在街路上设一些挂在人身上的“流动广告”,当时新京赛马场周围还有专门的公交设施接送市民。进入赛马场需购买门票,价格为每张伪满币五角。

在当时的新京,赛马非常受欢迎,参与者既有日本人、伪满政府中的达官显贵、机关公职人员、株式会社职员等,也有生活在底层的平民百姓。在娱乐资源匮乏的年代,有马赛的日子主宰了一个城市的神经,所有的呐喊都归于一个点上,仿佛是自己奔跑在千米跑道上。

晋升骑士要会日本东京话

赵洪老师在研究伪满时期赛马场时发现,当时的比赛形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马车赛,一种是跑马赛。参加马车赛的赛车,是一种双轮马车,由一个驭手驾驶,进行速度比赛。而跑马赛则分为速度赛和障碍赛两种。速度比赛较简单,只是赛马跑圈比速度。障碍赛里,赛马则要越过几处一米多高的竹障和两米宽的跳沟才能到达终点,先到为胜。“新京赛马场也是这样,但马车赛在新京比较少见,多在哈尔滨赛马场出现。新京只在一些重大节日时曾安排过马车赛。”

赛马场的骑手都是经过千挑万选的,其中日本人较多,占了4/5,中国人和朝鲜人共只占到1/5。骑手晋级等级分明,最低级别是见习骑手,是骑手的弟子,没有上场比赛的资格。由见习骑手晋升为骑手,必须经过正式考试,合格了才能上场比赛。由骑手再晋升为骑士,这中间的过程就难了,不但要求骑手有精湛的马术,还必须精通赛马、驯马知识。若是中国人和朝鲜人想晋升骑士,还得参加日语考试,会说普通日语不行,必须得会标准的日本东京话。

当时的人们尊称骑士为“健满骑手”,骑士考试合格了,可获得“健洪骑手”的称号,除在国内赛马场参加比赛,还可出国,如去日本、美国参赛,同时还可担任赛场调教师。司法部马政局(为当时常设机构,位于当时的新京,也就是现在的长春,当时各地的赛马场均隶属伪满洲帝国司法部马政局)不取任何代价向赛马场调教师供给赛马马匹,令其驯养后参加赛马比赛。赛马场的调教师,每人平均养马60匹,每匹马每月由司法部马政局拨给伙食费伪满币90元,在当时,这相当于机关职员3个月的工资。

赛马场不但对骑手晋升要求苛刻,对赛马的选择也极为严格。原则上限定在日本产种公马和英国纯种马血量25%以下的、阿拉伯马血量不超过75%的马匹。日本产马不受这种限制,但是伪满建国前已繁殖使用的奥尔洛夫种马匹,被作为英国纯种马同种处理。

参赛之前,所有的骑手、驭手、马匹要经过严格的体检、测试、试跑。为了公平起见,要求所有的参赛马匹必须负荷均等,参赛的人、车、马、马鞍要经过过秤,按照等级配重,一般一等马要负重100公斤,不足的部分用铅背心或铅条兜补齐。如果实际还是达不到标准,只得用铅饼补足,力求达到平衡。之后,骑手和赛马将会根据综合素质被编组,分为甲、乙、丙、丁四个组,编上号码,骑手穿上不同颜色并印有号码的叫“号坎”的号衣。

这边观众坐定了,那边骑手和马匹也要上场了,这叫做“亮相”!俗话说得好,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在赛前半小时的准备阶段,骑手和马匹亮相后,马票竞买人便根据每组赛马的编号,参考公布的以往记录,结合自己实地观察结果,选择自己认为有胜出可能的马,购买其马号马票。

赵洪老师说,伪满时期马票价格为每张伪满币5元,多买不限,“赛马票的种类分单胜式和复胜式两种。单胜式就是所买单胜式马票之马跑得第一时,为赢。复胜式马票之中彩,则要所买马票之三匹马同时进入前三名则为中彩。后期又增加了一种连胜式马票,就是同一匹马连胜一局、连胜两局,以此类推。”

穷人期待通过摇彩一夜暴富

相较于赛马场上群马奔腾、激动人心的场面,摇彩更为吸引人心。摇彩是从赛马中衍生出来的另外一种形式的博彩。每当赛场上结束一场赛事,观众们紧绷的神经并不会放松,因为摇彩即将上场——多少穷人期待通过摇彩一夜暴富!

据赵洪老师介绍,每场赛马开赛前都会先卖彩票,票价为伪满币1元,票面加印上彩票号码和本场比赛参赛马匹的不同号码,每张彩票都留有存根。每场赛马结束后,激动人心的摇彩就开始了。举办方会将彩票的存根做成小纸球,将所有的纸球装在一个有许多圆孔的器皿中,器皿带有一个摇把,摇奖时,多少人的眼睛就那么直直地盯着摇把,巴巴地盼望着跳出来的纸球上写有自己的号码!但光是中了跳出的纸球上的号码还没用,还必须对上获胜马匹的号码才能中奖!虽然摇彩不如赛马容易中彩,但中奖后能得30倍的奖金,因此吸引了大批人的追捧,这也是赛马场人头攒动、人人兴奋异常的原因之一。

赵洪老师说,当年随着赛马成绩的逐年提高,伪满政府为了攫取民间财富,1943年起,设立了特殊法人满洲马事公会,以前从事相关工作的职员不但继续任职,还要担任民间马事的指导监督工作,以努力普及和推动赛马业的发展。同时,还在所有日占区开设赛马场,以搜刮更多的民脂民膏。可是,这种敛财方式并没有持续多久,1945年日本投降,各地赛马随之停止,昔日喧嚣一时的新京赛马场也随之废弃。

提及新京赛马场之后的日子,房友良老师说:“1950年时,长春市政府决定修复当时的人民公园(今儿童公园)内的露天音乐堂,原伪满时期的赛马场座椅被全部拆除,用来补修音乐堂观众席上的座椅。同年7月,有3000个座位的露天音乐堂工程修复竣工并交付使用。现在的赛马场遗址除了残存的部分建筑,周边都盖满了新建筑,不熟悉这段历史的人,今天已经看不出当年的一点样子了。” 

[责任编辑:思源]

吉和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吉和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吉和网,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发表,已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吉和网"
  •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与吉和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解决。联系方式: 365jilin@365jilin.com

论坛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