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蛋吧!肿瘤君》上映 那些场景让人笑着笑着哭了

便民 > 查询 > 长春影讯 > 未来网 2015-08-18 10:25
0

[导读]8月17日,以丽水姑娘熊顿(原名:项瑶)为原型改编的电影《滚蛋吧!肿瘤君》上映。上午9点,3年前曾采访过熊顿的记者直奔影院看了第一场放映。

《滚蛋吧!肿瘤君》上映 那些场景让人笑着笑着哭了

白百何在电影中扮演熊顿。

《滚蛋吧!肿瘤君》上映 那些场景让人笑着笑着哭了

3年前,住院的熊顿发给记者的自拍照。

8月17日,以丽水姑娘熊顿(原名:项瑶)为原型改编的电影《滚蛋吧!肿瘤君》上映。

上午9点,3年前曾采访过熊顿的记者直奔影院看了第一场放映。

来看工作日上午场的,以学生为主。两个多小时的放映结束,记者身边的三个女生还是坐着,哽咽了很久,再起身离去,其中一个姑娘一边用纸巾抹眼睛,一边发着语音微信:“我哭得一塌糊涂,都没心思看男神(男主角吴彦祖)。”

影片中的很多片段,让曾与熊顿交往的记者感到,记忆和电影重合在了一起——那些瞬间,记者觉得银幕上的那个人就是熊顿。

晕倒入院没有告诉家里

“我不想让他们担心”

电影里的熊顿,在29岁生日那天遭遇了“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被不靠谱的老板解雇;被不靠谱的男友分手;心心念念想过个生日重新开始,好友们却各有各的忙碌;百无聊赖地走在街头,接到了来自家乡的妈妈的电话,熊顿怀着满腹的委屈,却只说了一句:“我挺好的。”

现实中的熊顿也是如此。

1982年在丽水出生的熊顿,大学去了嘉兴,毕业后在上海工作了一阵,之后又转战北京做起了“北漂”。一次跑得比一次远。常年漂泊在外的孩子,总是会习惯性地对父母“报喜不报忧”。熊顿自己也画过这样的故事,加了薪水,出了书,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家里报喜。听见父母在电话那头乐呵呵的声音,就感觉得了什么奖励似的。而一旦遇上分手、手头拮据遇上交房租、稿酬太低这样的烦心事,熊顿则会埋在心里。

“不想让他们担心呗。”她和记者说过这样的想法,使得她连最初晕倒入院检查,都嘱咐朋友不可以告诉父母。在确诊后的治疗期里,几次与熊顿通话,她都会隐约地提到:“给父母添乱。”声音很难过,也很不安。那是她在病中表现出来的为数不多的消极情绪,却也饱含着她许多次在电话里透露出来的对家庭的依恋。

为了高颜值医生

住院的熊顿开始化妆打扮

电影里的熊顿,在病发入院后遇到了颜值爆表的帅哥医生吴彦祖,一见倾心。自此,熊顿在医院里化妆打扮,还引发了无数幻想,从“来自星星的你”到“行尸走肉”,“脑洞”开了一个又一个。哪怕诊疗接触才几分钟,在熊顿的脑洞里已经足以补完一生的剧情。

现实中,2011年8月熊顿昏倒被送入医院后,接诊的梁医生据熊顿的说法也是高颜值。诊疗时的接触曾让熊顿有过如同电影中的想入非非,也因此爱美的熊顿要求好友帮她把化妆品、美瞳镜片等带来医院。就连熊顿发给记者的自拍照中,她虽然戴着口罩,但显然也是戴着美瞳,并且化了妆的。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哪有不爱美的,哪有对爱情不憧憬的?这是一种对生活的热爱,也正是这种热爱,让熊顿总是坚信着自己可以痊愈,可以打败肿瘤。在与记者的交往中,熊顿偶尔会自称“元气熊”,她的名句“我愿用微笑为你赶走这个世界的阴霾”,曾在微博上打动无数网友。

拉着妈妈的手才能入睡

终于说出口“我爱你”

电影接近尾声时,也进入了催泪的高潮,熊顿躺在妈妈怀里,摸着妈妈的嘴唇,然后絮叨着说自己银行卡密码是妈妈的生日……一切仿佛都像是在交代后事。而在真正面对生死之时,那些平时因为觉得矫情而说不出口的“妈妈我爱你”,此刻也终于可以坦然地说出来了。

现实里,熊顿在化疗特别难受的时候,也曾跟记者提过,每当难受到难以入睡的时候,她都要靠拉着妈妈的手才能睡着,“我小时候就喜欢摸着我妈的嘴唇睡觉,现在,只有拉着我妈的手才会让我觉得安心。”

人都有脆弱的时候,熊顿的乐观鼓舞了许多人,却也让人忽略了她只是一个刚满30岁的姑娘。她也有脆弱需要慰藉的时候。而母亲的爱,朋友的爱,还有来自许多素不相识却为她祝福的陌生人的爱,让她有力量维持住自己的笑容。熊顿曾对记者说,虽然病了,但她依然觉得自己幸运:“因为有那么多人关心着我。”

她的内心

远比表面更坚强

120分钟的电影如此短暂,是说不尽熊顿30年来的人生的。还有两件事,电影未曾提及,却是记者在与熊顿的交往中感触很深的。

第一件事是2012年2月2日,熊顿在天涯论坛开始连载她的病中漫画《滚蛋吧!肿瘤君》,很快漫画就被天涯的编辑推送为头条,之后转发至新浪微博,姚晨、陈坤、王菲等都转发了她的漫画。这使得她成了新浪微博的话题人物,各地媒体的采访接踵而至,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她还接受了电视台访谈节目的邀请,讲述自己的励志故事。

那时候众筹的概念还没有时下这般流行,但通过众筹的手段,熊顿预售了《滚蛋吧!肿瘤君》,并收到了30万元的预售款,使得这本励志漫画得以正式出版。姚晨、陈坤、王小山等都为她的这本书写了推荐语。

第二件事是,在熊顿病情稳定指标正常的一段时间内,她又开始接了一些绘图的工作。当时,熊顿告诉记者:“治病花了这么多,得赚一点补贴一下。”她非常明确地拒绝了关于治疗费用的捐助,“之前也有人来问需不需要捐款啥的,我都谢绝了。除非是真走投无路了,不然拿着捐款过日子多难受啊。我受不了。”

她的内心,比她表面上展现出来的要更坚强。

吉和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吉和网”或“东亚经贸新闻”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吉和网或东亚经贸新闻,未经吉和网或东亚经贸新闻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发表,已经吉和网或东亚经贸新闻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吉和网”或“东亚经贸新闻”。
  •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电或来函与吉和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解决。联系方式:dongyayunying@163.com

论坛热点